第七十一章 合格和不合格

时间:2019-09-04 13:55:21
为了这次重要的压力测试,赵然不仅将洪泽叟请出山门,连赤松子和龙姑婆婆也被他飞符邀至应天,再加上孙真人师徒,指挥部聚集了一位合道、两位炼虚、三位大炼师。有此力量,测试才能真正起到实效。
  
  起初洪泽叟是不愿意出门的,在亲家陷入困境的时候,他被邵大天师堵在洞府中不得而出,自觉没有尽到力,无脸见人。
  
  但赵然亲自上门去请,又说两位炼虚高士和京城所有修士届时都将恭贺他老人家大驾光临,这才转羞为喜,答应出手相助,今日果然如约而至。
  
  赵然特意准备了一场欢迎仪式,将洪泽叟做了个推介,挠在这老鲤鱼的痒痒处,哄得他喜不自胜,这才开始讨论试压方案。
  
  到了子时,再次确认江面已经清理完毕,几位大炼师以上高修同时出发。伏四海、伏九方以及龙姑婆婆上了桥墩,洪泽叟和孙碧云、赤松子下了水。
  
  洪泽叟化出本相,围着桥墩开始转圈,越游越快,在江底卷起一道急速飞转的漩涡。漩涡带动江水旋转,形成雄浑而持续的力量,掀起涡流撕扯推拉着桥墩。
  
  其力之巨,连孙碧云和赤松子两位炼虚都承受不住,向后再退出十数丈远。
  
  两人也没闲着,各出法宝,孙碧云是个紫金罗盘,赤松子是个琉璃镇纸,一齐操控法宝,顺着涡流的走势助其旋转。
  
  此刻江面上大浪滔天,水势暴涨三丈多高,一浪接着一浪,疯狂冲击着屹立在江中的桥墩。
  
  岸边的指挥部早就撤到了高堤之上,尽管如此,依旧有不停歇的浪涌漫上堤岸。浪头卷起的浪花形成雨雾飘洒向两岸,犹如下雨一般,将所有人的衣服都打湿了。
  
  这么持续了一个多时辰,上游放下来不少滚木和破船,被狂野的水流带动,如野马般冲向桥墩,撞击在上面。
  
  到了丑时末刻,桥墩上一直在观察桥形的武当三位大炼师乘上飞行法器离开桥墩,飞到上游方向,共同打出一组高阶风符,于空中构成飓风符阵。
  
  一刹那,狂风大作,卷起更高的浪头拍向桥墩,风力波及到两岸高堤上,吹得大树东摇西晃,树叶子哗哗作响。
  
  一组风符能够延续一炷香,符阵法力刚刚消耗殆尽,三位大炼师又是一组高阶风符打出,保持风势不停。
  
  为了这次测试,赵然准备了三千两银子的三阶高级风符,以保证风势不减。
  
  堤岸上都是修士,凡夫俗子早就后撤了,否则会被大风直接刮进江里去。
  
  借着风势,洪泽叟开始发力,由江底一跃冲天,跃过桥墩,从另外一侧落水。随着他一次又一次的跃出水面,浪头逐渐升高,形成十多丈高的巨浪,从上方拍下,狠狠撞击而下。
  
  一道巨浪接着一道巨浪,掀起的江水漫天飞舞,整个里许范围内都在下着瓢泼大雨。
  
  这就是合道之威!
  
  直到卯时之初,洪泽叟才停了下来,重新化为人形上到岸边,孙碧云和赤松子也收了法器,掠上桥墩。
  
  赵然向洪泽叟致谢:“老前辈辛苦了,大桥建成之后,必定将老前辈的名讳刻印于石碑之上,令千百年后,天下人犹自记得老前辈为大桥所做的一切。”
  
  洪泽叟捻须一笑:“那倒不必,尽心就好,至于天下人记不记得,由他去。”客气两句,又补充道:“不过致然若是当真要树碑,老夫建议请严阁老拟定碑文,不知可否?”
  
  “哈哈,自是如老前辈之意的。”
  
  赵然陪着洪泽叟吃酒,孙碧云则带人四处检查桥墩的状况,查看在水中的损毁度,检查完之后,向赵然飞符报喜:“稳如泰山!”
  
  高堤之上顿时一片欢声雷动。
  
  赵然宣布,从八月初一起,应天长江大桥正式开工!
  
  之所以要再等两个月,其一是等待金川河斜拉索桥的竣工,以验证和测试斜拉索的拉力;其二是留出时间,储备海量物资。
  
  赵然催促杨存心,请太玄馆再次加快炼制精钢的速度,修建应天长江大桥的用钢量和金川河斜拉索桥可不一样,足足几十倍!
  
  杨存心当即表示,由端木长真亲手炼制的三座炼铁丹炉已经完成,她来应天的路上已经去阁皂山接收了,有了这三座高炉,太玄馆就可以同时开工炼制特效精钢和普通精钢,保证不给大桥的兴建拖后腿。
  
  亲眼看到了金川河斜拉索桥的兴建,目睹了桥墩的测试,杨存心已经为能够参与如此伟大工程而激动不已了。
  
  如果说长修为、赚银子是她最开始的意图,那么从今天起,她的愿望中又增加了一项:一切为了大桥!
  
  进入六月,赵然在等待着各方的反馈,包括武当山炼制桥墩的进展,太玄馆炼制精钢的完成进度,应天府各处官窑和采石场的青砖、碎石储存量,建筑修士第三期培训班的课业,工部向天下各省召集匠师的人数,以及银钱的支付和收入账目等等。
  
  他甚至连四季钱庄向宝钞司购买第一批总计五万两小额银票的签字仪式都没有来得及出席,实在是太忙了。
  
  但有一份应天府发来的公文却让他不得不想办法解决。
  
  这是一份转自茅山的公文,落款是文明城市创建评定委员会。
  
  去年赵然在应天府各县发起了文明城市创建活动,紧接着在大理寺少卿郑本公的支持下,将活动向整个南直隶铺开,但铺开之后,却没了下文,因为齐王谋逆。
  
  到了去年十一月,经过上三宫大改制,这件事情就交到了茅山手上。赵然没有想到,茅山并没有另起炉灶,而是顺水推舟全盘接受了他的那套评定办法,甚至还将齐王谋逆前铺开的南直隶文明城市创建活动接着搞了下来。
  
  茅山用两个月的时间,悄悄走访了南直隶所有县城,然后突然推出了评定结果。
  
  汪宗伊之所以将公文转发过来,是因为上元县和江宁县被列在了最后一等,评为不合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