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时间:2019-09-04 13:55:22

  再说赵四离开帝州城之后,并未直接前往天工杂货铺的安置之地凤星城,而是转道去了附近的城池。
  他在沿途经过的每座城中,都会收购药草和妖兽身上的零部件等物。
  其余时间,则都用在了修炼和赶路上。
  这样的次数多了,加之他每次收购的数量也都不少,周边各处城池便都开始传出他的名头。
  因为赵四每次购置这些物品时都是蒙着面,且穿着黑衣,便有人给这位豪气的客人取了一个“黑衣客”的绰号。
  购置这些物品时,时间花费最多的就是在取货和价钱谈判上,因为一些大的店铺并不会把药草都放在店里,而是会有专门的仓库来存放。
  而关于价格的商谈方面,最开始几次的谈判中,还较为耽搁时间,次数多了便熟练起来。
  之后,谈判的速度越来越快,价格实在谈不拢的,他就再换一家,甚至是换到下一座城池。
  一些城池较小,几座小城之间距离又较近的,他一天内就可以前往三四座城池,购置药草等物,然后全数收入随身携带的木手镯之中。
  而在这期间,赵四越是远离帝州城,越发发现许多不在大势力管辖范围内的地方的混乱。
  距离他与自家公子前往帝州城才过去没几个月,但赵四怎么也没想到,来时还曾途经过的一些城池,会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变成了眼前自己所看到的情形。
  低阶修士被追杀、打劫,老弱病残流离失所,四处可见火光、燃烧引起的烟雾。
  这还是他之前看到的天显吗?赵四心中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中途,就连他自己也不能幸免,差点被好几名拦路的修士给抢劫了,好在他特意装扮成了穿着打补丁衣服徒步赶路的普通修士,加之还易容成了一副垂垂老矣的样子,倒是安稳赶回了凤星城的地界。
  但在后续过程中,他再也没有在任何城池里,收购过药草那些了。
  而为了避免影响到在秘境之中寻找书页的司月,赵四愣是一直瞒着对方天显大陆的变故,同时还不忘传信给姬千夜、百里九苏等人,就怕他们当中有人在与自家公子联系时,一个不小心说漏了嘴。
  与此同时,姬家的谈判也开始接近尾声。
  这一天里,一位披肩白发,长相却和百里九苏十分相似的男子,抵达了姬家的议事厅。
  此人正是上古时期的少巫师百里九苍,亦是在神魔大战之后,于天显大陆创立了新的百里家族的那位百里家老祖。
  “既然谈不拢,那便战吧,顺道提醒诸位,你们必然是赢不了的,如果识趣的话,就趁早服从我家君上,奉他为天显之主,否则……”九苍刚一进入大厅,威胁的话便脱口而出。
  紧接着,一道慑人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压得在场不少人脸色苍白,汗如雨下。
  有些修为不够的,甚至是直接在这威压之下当场晕倒过去。
  “苍儿!”
  听到声音,百里九苍脸上别扭的神色一闪而逝。
  其后,他看向出声的百里九苏,讥诮一笑,“原来是大巫师尊驾,许久不见,您过得还好吗?”
  百里九苏闻言,好看的眉头皱起,脸上平添了几分忧愁与苦涩,他们二人都有上千年未见了吧?即便是当年数次派人追杀于他,对方也从未亲自出马过。
  抬头间,他走上前去,定睛望着百里九苍。
  “苍儿,我们难道非要闹到如此地步吗?你看看这天显,被你搅得人心惶惶、生灵涂炭,难道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如果你只是想赢我,那我告诉你,你已经赢了。”
  “我的巫师大人呀,还请收回你刚才说的那些话。首先,天显闹成如今这步田地,难道不是他们自己的贪婪造成的吗?与我何干?还有,我并不想赢你,你别想太多。”
  百里九苍的脸上布满了阴郁,望向众人的目光,更是充满了厌弃与狠厉。
  这时,百里九苏忽而指着身后的众人道:“他们中的大部分势力,内部都有你以往便布下的棋子,事到如今,只要你肯罢手,还有什么不能解决的呢?你难道真的忍心看着这片生你养你的土地,毁于一旦吗?苍儿,你听我的,你不要再错下去了,你已经错过一次了,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百里九苍早已收回对众人的威压,此番听到百里九苏的话,各大势力的领头者们全都傻了眼。
  他们的内部有内鬼?而且还是眼前的百里家老祖部署下的?这……
  “百里九苏!”
  百里九苍愤怒的咆哮一声,“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要为了这群蝼蚁执迷不悟,你到底图的是什么?如果从上古之时开始,你便与我一道修炼,而不是选择与那司徒昭月一同转世,修为早已能够脱离此界。难道与我一同追求大道,委屈了你不成?”
  说着,他指着众人道:“你看看身后的这群蝼蚁,你看他们此刻看向我的眼神,有什么?只有恐惧,可是他们看向你的呢?那是怨愤!他们在怨恨你不趁早告诉他们实情,你懂吗?这样的人,值得你为他们付出自己的一生吗?”
  那些大势力的领头者们被九苍凌厉的目光一扫,纷纷低下头去,而在听到他适才的话后,各个心中更是叫苦不迭。
  他们就是震惊地望了一眼这兄弟二人,咋就得罪了这位百里家的老祖呢?况且,据最近的传言所说,对方的修为可是已达到此界巅峰,着实是他们惹不起的存在。
  是以,即便借他们几个胆子,也不会在这种时候表现出来对对方有任何意见来的。
  但俗言说得好,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更是如此。此刻的众人,就连丝毫辩驳的余地都没有。
  “苍儿,当年的我是神界大巫师,注定不能随心所欲行事。可你不同呀!你有大好的前程,难道你真的忍心被恶业拖累,不得追求那漫漫大道吗?”百里九苏出言道。
  千年前的局,百里九苍已经积下了恶果,若是如今再次为恶,惹得天下乱象再生,诸多修士陨落,将来进阶之时,必然会被天道恶惩,阻止他升入更高一阶,而他此时若能收手,结果必然会大有不同。
  哪知,百里九苍接着言道:“你如今早已不是大巫师了,难道就不能同我一道去追求大道吗?我选择的这条道,便是逆天而行的道,不过是搭上了些蝼蚁的性命,这又有什么不可呢?你与我一起好不好?”
  “糊涂!你这哪里是什么逆天而行的道,搭上那么多人的性命,来成就你自己的道,这能算是什么大道?”九苏反驳道。
  “够了!百里九苏,如今你既已无需为这天下人做事了,为何还不愿意同我一道呢?”百里九苍顿了顿,又道:“难道你是为了月神?”
  九苏闻言,没有回答。
  而他的反应,却被百里九苍解读为是默认的意思,“你一定会后悔的!”说完,他纵身向着姬家禁地的方向飞去。
  见此情形,九苏只得大声道:“九苍!你不能伤害月儿!”
  一边喊话,他一边向着九苍离开的方向追去。
  这话一出,人群中登时炸开了锅。
  他二人口中的月儿,必定是月神司徒昭月,看他们往外走的意思,难道已经找到了真正的月神转世之人?
  厅内的众人面面相觑,在此档口,一道影子在诸人眼前闪过,这厢看过去,原先坐于一旁的百里星尘却是不见了。
  姬千夜见状,神色凝重,交待了一旁的姬家高层一句,便快速飞身跟了出去。
  南宫明玉已然知道花灵并非真正的司徒昭月转世之人,见前面几人的忽然离去,意识到了什么,登时也跟着赶过去。
  而原先站于九苏身后的公孙妙雪等人,亦是相视一眼,直接告辞离开。
  厅堂内许多大势力的领头者们,也有着自己的考量,于是相继出了姬家的议事厅,想看看适才的那些人去了何处。
  一时间,人数陡然间缩减,到得后来,只留下几名姬家主家之人。
  姬千竹看着众人离去的方向,觉出情况不对,连忙提醒姬家高层一同前往姬家禁地。
  不多时,姬家禁地外布满了围观的人群。
  而原先守卫禁地的几拨守卫全数被调动过来,看守在禁地前方。
  此时,禁地的上空。
  百里星尘、百里九苏与百里九苍三人,正悬空而立。
  “苍叔,我们先前谈好的事你难道忘了吗?难不成苍叔想要伤害月儿?”百里星尘紫发飞扬,紫眸微光闪动,直视百里九苍。
  后者闻言,仰头闭合起双目,复又睁开,脸上却是带有挣扎与痛苦,出言道:“君上,千年的轮回我都等了,可是你看看,我等来的是什么结果?他百里九苏依旧执迷不悟,你说他为得是什么?为得是天下苍生?不!并不是,他是为了那个女人,他是为了司徒昭月!
  既然你们一个两个的,都是为了那个女人,倒不如我帮你们把她毁了,如此,岂不是让你们二人心中再没了牵挂,可以安心追求大道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