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6、灵种和舔包

时间:2019-09-04 13:55:24

      ☆百☆度☆搜☆索☆小☆说☆楼☆免☆费☆小☆说☆在☆线☆阅☆读☆
  
      『』曾建空魂飞天外,一边狂殴,一边狂奔。
  
      能量激荡之下,浑身腥臭的尸气流转。
  
      砰砰砰。
  
      狙击枪的轰鸣声,再度响起。
  
      李牧反手在虚空之中一爪,接沙包一样,接住了子弹,捏扁,弹射回去。
  
      隐藏在暗中的三个狙击手,直接被打晕,昏厥过去。
  
      至于喷射到身前的微.冲子弹,被他随手一挥,也是反射回去,将开枪的黑超壮汉们,全部都击昏。
  
      对付这些普通的行动组组员,李牧没有下杀手。
  
      政府培养这些人,也不容易。
  
      想必平日里,这些人为了缉捕犯事的古武者,也不少辛苦。
  
      李牧愿意以善意度侧,这些人只是听命行事。
  
      “结束了。”
  
      他一掌拍出,正中曾建空的肩膀。
  
      这一掌可以开碑裂石。
  
      谁知道打到曾建空肩膀后,掌心一滑,竟是错开了少许。
  
      这一掌,打的曾建空凌空几个筋斗翻出去,狠狠地摔在十米外的地上,左肩直接被打碎化作齑粉消失,但却没有要了他的命。
  
      “咦?”
  
      李牧略感奇怪。
  
      以他对力量的掌控,这一掌应该是可以击毙曾建空的。
  
      缓缓走去过。
  
      “你……不,前辈,不要杀我……”
  
      曾建空躺在地上,不得动弹,口鼻流血,苦苦哀求。
  
      李牧运足目力,眸光泛银色,仔细观察。
  
      他如今的实力,还无法开启眉心中的法眼,但却可以用双眸看透很多东西。
  
      “原来是这样,竟是体内蕴含着灵种。”
  
      李牧看明白了。
  
      上一世的时候,李牧在边境斩杀阿三强者,就从其宠物的身上,取出过灵种,最后种植在了惨遭挖眼的小战士肖东的眼眶里,不但助他复明,还具备了罕见的灵眸,得到了异能。
  
      这个曾建空,果然是和李牧猜想的一样,体内也具有灵种。
  
      这种灵种,是拥有者具备超能力的关键。
  
      只是,灵种从何而来呢?
  
      李牧仔细观察,从曾建空的身上,看不出个所以然。
  
      “我是官方人员,我受国家保护,你不能杀我……”
  
      曾建空挣扎着往后爬,艰难地道。
  
      “你现在,是不是很愤怒?很恐惧?”
  
      “可惜,弱者的愤怒和恐惧,毫无意义。”
  
      李牧缓缓地道。
  
      曾建空喷出一口鲜血,眼前一黑。
  
      这是之前他自以为大局已定的情况下,专门对李牧说的话。
  
      现在全部被还了回来。
  
      “我已经……汇报了总部,他们知道你了……你不能杀我。”
  
      曾建空掏出一个特质的手机,其上闪烁着信号等。
  
      这是正在拨出的征兆。
  
      很快就接通。
  
      一个声音,从里冷峻而又充满了威严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道:“我是冷凡,你是哪位?接通S级紧急通讯频道,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答案。”
  
      曾建空道:“冷部长,我叫曾建空,我是……救我,救我啊……”
  
      之
  
      前他没有联系总部,一则是始终心存侥幸,认为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二则是他和昆仑中人做交易这件事情,严重违反组织纪律,若是被组织知道,必定是严惩重罚的事情,所以他也不敢说。
  
      但是现在,死亡的危机,近在眼前,曾建空也顾不得了。
  
      手机对面,一阵沉默。
  
      李牧没有理会,淡淡地还完最后一句话,道:“记住,下辈子投胎,不要做一个弱者。”
  
      然后,直接一指点出。
  
      “冷部长,救……啊……”
  
      曾建空眉心上,一个血洞破开,惨叫声戛然而止。
  
      “你是什么人?”
  
      手机另一端,冷峻而又威严的声音传来。
  
      李牧懒得理会。
  
      他点破自己的指尖,伸手在空气里,画了起来。
  
      指尖的血,在空气里留下痕迹。
  
      就好像是画在白布宣纸上一样。
  
      是一个个奇异的符号。
  
      手机里,那声音再度响起,道:“你杀了曾建空?我记住你的声音了,你逃不掉,天殿会找到你,我不管你是谁,你最好自己主动到天殿来认罪,否则……”
  
      啪!
  
      李牧一脚踩碎了这个电话。
  
      须臾。
  
      符印以成。
  
      李牧催动符印,释放出丝丝缕缕的光辉,笼罩在曾建空的尸体上,从其中,不断地剥离抽出一些惨白色的光点。
  
      远处人影破空声响起。
  
      云姨赶到。
  
      “小牧,你这是……”
  
      她疑惑地道。
  
      也仅仅只是疑惑而已。
  
      如今的李牧,哪怕是展现出再多稀奇古怪的能力,云姨都不会觉得震惊了。
  
      李牧道:“这人的体内,有一个灵种,但是亡灵类的灵种,不好操控……我抽离出来,也许可以找到有缘人,加以炼化利用。”
  
      上一世的李牧,抽离灵种,不过是举手之间的事情而已。
  
      这一世的修为,毕竟还不够。
  
      只能用这种画符印的方式来做了。
  
      片刻,所有的淡白色光点,都已经从曾建空的体内,完全抽离出来。
  
      曾建空的尸体,迅速腐烂下去,转瞬变成了一具白骨。
  
      且骨骼之上,星星点点的空洞,仿佛是被硫酸腐蚀了一样,残缺不全。
  
      李牧摇头道:“这个人,也不知道怎么得到的这灵种,自己却不会利用,走了弯路,反而导致自己被灵种反噬,虽然开发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能力,却连灵种真正威力的十分之一都没有发挥出来,把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
  
      李牧催动符印,将所有的白色光点,聚敛在一起。
  
      那光点有活物一般的灵性,簇拥在一起,化作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骷髅头模样,闪烁着淡淡的银光,令人非但不会感觉到阴森可怖,反而有一种淡淡的喜感和可爱是怎么回事?
  
      “就叫你【白骨灵种】吧。”
  
      李牧将他收起来。
  
      “接下来怎么办?”云姨道:“那些枪手,要不要?”
  
      她做了一个杀人灭口的动作。
  
      李牧恍然。
  
      很快就又意识到,云姨毕竟是从昆仑中走出来的古武者,昔日也经历过无数次杀戮,所以在这方面,杀伐果断,是正常的事情。
  
      之前表现的犹豫挣扎,或许只是因为以前的四年隐居时光,将她身上的杀气,都消磨掉了不少,但连续经历了两次大战,怕是那刀剑般的锋芒,又恢复了不少。
  
      李牧想了想,道:“不用。”
  
      他无所畏惧,所以不用担心被天殿找上门来。
  
      更何况,李牧反而是有些期待。
  
      那个叫做冷凡的家伙,电话里一副霸道总裁的模样,看样子是一个大头头。
  
      若是他找来,李牧总有各种手段,将他打服。
  
      然后利用天殿的一些渠道,再去调查一些事情,就会方便很多。
  
      李牧返回去,在天璇子的尸体上,一阵搜索。
  
      果然找出来一个简单的储物袋,里面的空间一米见方,储藏着一些灵石,兵器,秘籍,掌门印信,以及其他各种矿石材料。
  
      灵石摸约冬枣大小,质地坚硬,乍一看像是精盐颗粒结晶,表面光滑,呈不规则的棱面。
  
      李牧将这灵石,握在手中,运转心法,就感觉到一股强劲的灵力,顺着掌心融入体内。
  
      “不错,倒是个好东西。”
  
      在地球如今这样灵力稀薄几近于无的环境中,这样一颗灵石之中,蕴含着的能量,抵得上李牧平日里在燃灯寺村中修炼月余所得。
  
      哪怕是李牧在家宅周围,布置下的聚齐阵,也远远不如。
  
      可惜的是,天璇子显然也是一个穷鬼,堂堂一个宗门的掌门,总共也只有十六块灵石而已。
  
      至于其他的各种秘籍、材料、矿物之类的东西,自然是更难入李牧的法眼。
  
      唯有其中一个黑白阴阳双鱼图案的罗盘,倒是蕴含着丝丝灵气,还算是一个不错的器物。
  
      李牧将这储物袋收起来。
  
      他猛然想起,之前天璇子还给了曾建空一颗丹药,于是折返回去,在曾建空的尸体衣服覆盖下,找到了那枚丹药。
  
      再仔细搜索,曾建空右手中指指骨上,套着一枚戒指。
  
      这戒指是暗黑色,上面有刀剑相交的造型,颇为别致,想来是天殿的标记。
  
      戒指是储物戒指,但内部的空间极小,像是一个手套盒一样,容量极小,里面放着两摞现金,大概两万左右,还有一套手术解剖刀具,另有身份证、工作证、一把李牧看不出来型号的手枪,两盒带着螺纹的特制破甲弹……
  
      都是一些杂物。
  
      李牧看了一眼,就失去了兴趣。
  
      这位天殿特别行动组的小组长,实在是太穷,而且比格太低,让李牧一下子就失去了‘舔包’的兴趣。
  
      相比较而言,还是来自于非人间秘境的古武者,更加‘富裕’一点。
  
      粗糙地打扫了战场之后,李牧和云姨就离开了这荒山野岭。
  
      李牧原本想要开着霸道越野车下山。
  
      但他四岁的身躯……
  
      实在是操作不了。
  
      而云姨也没有学过驾照……当然,驾照不驾照是其次,主要她也不会开。
  
      两人步行下山。
  
      天亮的时候,已经回到了燃灯寺村。
  
      李华父子一看两人平安回来,悬着的心,终于又放了下去。
  
      吃过早饭,喂了小黑狗,李牧和李建真两个去上学。
  
      李华和云姨两人,也去大棚中忙了。
  
      但这件事情造成的影响,却才缓缓地激荡开去,然后在一些特殊的圈子里,形成了轩然大波。手机阅读请访问『m.xslou.com』无弹窗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