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八章 千岛山泉有点狂

时间:2019-09-04 13:55:27
    随着未来集团这边的各项优惠活动压下去,中关村这些经销商马上活动起来,以他们的零售量当然是承担不起这样的销售任务,因此他们都疯狂找上了飞船公司,张海顿时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张海了解了大概情况以后马不停蹄的汇报给了周铭。
  
      “周铭先生,这一定是未来集团在背后主导的,他们知道了我们利用未来电脑补贴差价,拿未来电脑当零件供货的事情,所以他们试图通过这种大规模的销售,来冲击我们的资金链。”张海还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现在这么大规模限时销售以后,肯定会和我们打价格战的!”
  
      这个年代的顶尖商人还是非常厉害的,虽然他们在未来战略眼光上,会不如多了二十年经历的周铭,但他们的商业嗅觉还是非常准确的。
  
      仅仅只是未来集团的一次限时活动,张海马上就意识到了背后可能藏着的危机。
  
      在张海看来,现在未来集团的这种限时销售,根本就是为了抬高飞船电脑的成本,而一旦飞船公司把资金全压在这里,那么接下来一旦未来集团开启价格战,飞船电脑就再也无力抗衡了。
  
      “所以周铭先生,我的想法是这一批货我们不接了,反正我们原本和那些经销商的合作就是一次性的,我们不可能去为了他们搭上自己公司的前程!”
  
      张海想了想还说道:“而且斗米恩升米仇,这样的生意如果让他们形成习惯,他们每当有了积压的货物,就都会想到找我们,要是我们到时在不收他们就会记恨我们,这样是绝对不行的!”
  
      周铭十分认可张海的想法:“张董你说的没错,我们的确不能惯着这些经销商们,但这次活动既然是冲着我们来的,我们也没有不接的道理。”
  
      张海马上猜到了周铭的心思:“周铭先生您的意思是说我们有选择性的接?”
  
      周铭点头同意:“当然是要有选择的,我们飞船电脑好歹未来也是要做全国第一电脑品牌的,怎么能让这些经销商来主导我们的想法?只是这些经销商究竟哪些接,同时该接多少,这就需要你自己把握了。”
  
      周铭很有作为领导的自觉,他会给张海把握大的战略方向,但涉及到具体的细节操作就不干涉了,毕竟从古至今领导亲自下场微操就没有啥好下场,同时周铭也很清楚自己现在最大的优势就是重生以后的眼光,可要说到具体商业策划方案的讨论,和对现在市场的了解,那还是让位给这个时代的顶尖商人要好。
  
      况且……自己来领导这个时代赫赫有名的顶尖大佬,让他们按照自己的布局做事,那感觉也挺不错的。
  
      周铭说出了想法,张海心里也有了底,他很快允诺离开周铭的办公室,去召集飞船公司的高管们思考具体的操作细节了。
  
      送走了张海,周铭突然转头询问苏涵:“小涵你最近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让苏涵有些愣神,她今天只是过来陪陪周铭的,却没想到周铭突然这么问,不过这也说明周铭很关心自己,这让苏涵心里甜滋滋的。她轻巧表示只是娃娃笑的一点小问题,不要
  
      紧的。
  
      周铭却不高兴了:“娃娃笑的事情就不是小问题,小涵你别什么问题都想着自己扛,好歹我也是娃娃笑的老板啊!”
  
      周铭是真的很在乎,过去在娃娃笑上春晚冠名以后,他几乎就没管过娃娃笑的发展了,全丢给了苏涵,这一方面是周铭一直在国外无暇顾及,另一方面也是信任苏涵的能力,况且还有李庆远这么个厉害的角色在旁辅助,当初他就是靠着娃娃笑这个品牌坐上了全国首富,没道理重来一次就不行了的。
  
      事实也的确这样,娃娃笑在苏涵和李庆远的手里也确实越来越好,完全走上了正轨,因此每次回来苏涵都有充足的时间陪着周铭。
  
      但最近几天苏涵却一反常态的有些忙碌,虽说苏涵现在已经是全国代表了,但大会堂也没开会呀!那就只能是娃娃笑出了问题。
  
      在周铭的追问下,苏涵才道出了实情,原来是滨江那边又出了一家饮料企业,跟娃娃笑的市场产生了严重冲突,现在李庆远正带着全国的饮料企业忙着对这新生饮料企业进行围剿,就连一向撒手的苏涵也被惊动了。
  
      听苏涵这么说,周铭有些放心了,因为周铭最担心的是李庆远地位水涨船高,会想要跟苏涵夺权内耗,这可是任何企业内部的大忌,不管任何企业,不管你曾经多么辉煌,一旦沾上了内部夺权内耗这种事情,那就等于是朝凉了的方向一路狂奔了。
  
      更不要说李庆远在周铭心里都是声名在外的大佬,周铭还真担心他会算计苏涵,苏涵在内部倾轧上很可能会斗不过老奸巨猾的李庆远。
  
      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或者说小看了苏涵的本事。
  
      不过解开一个问题,却让周铭更好奇另一个问题了——就是现在还有什么企业是能让娃娃笑头疼的吗?
  
      要知道在周铭印象里,娃娃笑九几年在李庆远的带领下一直是处于疯狂扩张的狂野模式,简直是神挡杀神佛挡灭佛,怎么居然还有让他头疼的企业,而且听苏涵的意思,李庆远居然还纠集了整个饮料行业对这个新兴企业进行围剿,周铭感觉自己的好奇心都要到天上去了。
  
      面对周铭的疑惑,苏涵给出了答案:“是去年成立的一个叫千岛山泉的企业,他主打天然矿泉水的产品,并公开发表纯净水对健康无益的观点,李庆远认为他这是在叫嚣整个饮料行业,恰好其他饮料企业也看这个千岛山泉不顺眼,李庆远就顺势纠集整个饮料行业一起对付他。”
  
      “千岛山泉有点甜?”周铭突然说。
  
      苏涵愣了一下,随后显得十分惊讶:“原来周铭你也听说过啦?”
  
      周铭心里苦笑,自己怎么可能会没听说,或者说任何重生回来的人只怕都听过这句家喻户晓的广告语,毕竟这可是二十年后市面上的主流矿泉水产品啊!只是没想到后世畅销全国的知名品牌,居然在创立之初就受到全国饮料行业的排挤和打压吗?
  
      或者其实李庆远并没有真的想打压这个新生的矿泉水企业,他只是想借着这个机会,让娃娃笑彻底成为全国饮料行业的老大哥。
  
      既然了解了情况,周铭心里有了
  
      计较,他随后问苏涵现在那边情况怎么样了,苏涵告诉周铭情况并不太乐观,虽然大家都看千岛山泉不顺眼,但也都各怀鬼胎,因此很多事情都是千头万绪理不清的。
  
      这个情况也在周铭的意料之中,毕竟你李庆远雄心壮志,但其他企业家也不是傻子,会任由你摆布,于是各种事情就很容易僵住。
  
      看来曾经娃娃笑能坐上饮料行业老大的位置,也并不容易啊!
  
      感慨归感慨,周铭既然知道了这个事情,同时中关村这边也一时半会不会有结果,况且张海也不是省油的灯,自己一两天不在也出不了问题,于是周铭决定先开个支线玩玩,当天就乘飞机去了杭城。
  
      依靠八宝粥和AD酸奶两款经典产品,娃娃笑已经是全国销量顶尖的饮料企业,在杭城这里,娃娃笑兴建了一栋十分气派的行政大楼。
  
      周铭和苏涵事先没有通知李庆远,到了娃娃笑大厦才让他过来办公室。
  
      “苏董,我认为现在的情况咱们需要借助相关部门的力量,否则不仅威胁不到千岛山泉,就连其他那些家伙也都不会听话……”
  
      李庆远絮絮叨叨的推门进来,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就喜欢经商对抗的那种感觉,像是个工作狂。
  
      可当他抬头起来却一下愣住了:“周铭先生您怎么会在这里?”
  
      李庆远感觉有点慌,他不是不知道周铭在国内,可周铭已经很久没有管过娃娃笑的事情了,一旦周铭过问,就代表是他的工作没有做到位,所以对李庆远来说,他心里是有些害怕周铭过问的,可是现在周铭不仅过问了,甚至还放下燕京那边的事情亲自跑了一趟杭城。
  
      然后李庆远立即反应过来,他对周铭说:“周铭先生您请放心,这个千岛山泉我一定会有办法把他压下去的,现在的情况只不过还是在布局阶段……”
  
      周铭打断了李庆远的解释:“可要是压不下去呢?毕竟天然矿泉水这个噱头还是挺吸引人的,至少比纯净水真的要好。而且李庆远你的目的也不在乎是不是真的能打压下去这个千岛山泉吧?”
  
      “还是什么都瞒不过周铭先生您。”李庆远不好意思的笑了,“的确,我打压千岛山泉不是目的,我的目的是借这个机会让娃娃笑坐稳饮料行业头把交椅的宝座。”
  
      很显然,周铭猜对了:“我对你对这个结果也非常有信心,”
  
      周铭随后话锋一转:“但这个千岛山泉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
  
      李庆远点头认同周铭的话:“我和您有一样的想法,这个千岛山泉太狂妄了,他上来就叫嚣推出天然矿泉水,这是在挑衅整个饮料行业,否则我们也不会有整合整个饮料行业的机会。可一般这样的企业都难以长久,毕竟不光我们,还有那么多饮料巨头恨得他牙痒痒。”
  
      周铭却有不同想法:“可要是你们这么多企业都拿他没办法呢?毕竟他现在推出的天然矿泉水,可是引领了饮料行业的新模式不是吗?”
  
      李庆远听出了周铭的弦外之音:“所以周铭先生您的意思是?”
  
      “我想先找他们谈谈。”周铭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