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祭礼第一变

时间:2019-09-04 13:55:27
    “轰轰轰!”
  
      重炮轰鸣!
  
      各种木杖、骨链、石刻等等法宝祭起,迎向能量炮光。
  
      连法宝的造型都是如此鲜明的“远古”对比。
  
      秦弈忽然冒起一个很无厘头的想法——流苏它们当年,说是说源初最近于道,可它们的诞生应该不可能伴随科技。有极大的可能性流苏它们当时穿的是兽皮,用的是“先天”器物。所谓先天器物造型肯定是骨头石头金属原矿,以及各类植株或果实之类。
  
      先天造化骨侧面提供了证明。
  
      妈耶这个形态的流苏,想想很好玩啊……
  
      不过既然是仙,应该可以织云霓为裳,未必要兽皮,器物也会打造成它们顺眼的造型,比如狼牙棒……对它们而言只要审美思维想到了这一点就可以直接做到了。然后把它们的改造普及天下,这就是初始的文明教化了吧。
  
      太有可能了,“流苏”这两个字就是冠冕上的坠饰,大概它或者它爸妈觉得这东西好看,然后把它也称为这个名字,同时还包含了点权力的表达,这就是早期文明的典型命名方式之一。
  
      然后它们存在的时间并不是几年完事,光是流苏自己魂寄棒子里之前,纵横天下鼻孔看人的时间可能就已历数千年上万年。这段时间内人类文明自我发展,终于有了服章之美,礼仪之大。
  
      从这种人文角度去想,流苏好高大上啊!这可是人文先祖、神祗的概念啊!
  
      就如四凶很可能是这些巫师先祖供奉的“神祗”一样,会不会有什么地方是供奉祭祀流苏的?天下之大,绝对有这个可能性!如果有的话这可是一定要去看看的啊……
  
      念头一闪而过,那边能量炮与巫师法宝已经轰轰轰地对撞了好几次。
  
      一个飞艇死物,架设的能量炮当然是搞不过对方好几个巫师的,炮火被抵御,而法宝的光芒继续向秦弈等人轰了过来。
  
      但这一轮轰炸真正的价值在于,让他们的巫法不再延续。
  
      黑狗血效果减弱,罡气抑制效果减弱,束缚术减弱!
  
      “嗖!”
  
      陆龙亭祭起了飞剑。李青君银枪一振。
  
      太朴子等人各式法宝同时泛起了光芒。
  
      秦弈手提狼牙棒,飞身砸了过去。
  
      他砸的是塑像。
  
      “哐”地一声地动山摇,秦弈倒栽而回,根本砸不动塑像。
  
      巫师冷笑出声:“此地能量虽被限于腾云,但这雕塑承载的可是上古凶魂寄体,就凭你想要敲毁?那上古凶魂也不值钱了。”
  
      秦弈皱眉翻跃而回,那边太朴子等人早就和巫师交战在一起,倒也一时相当。
  
      “停手吧。”为首的巫师架开陆龙亭一剑,淡淡道:“你们的师弟生死只在我一念间,还敢妄动?”
  
      陆龙亭没师弟在此,倒还好些。太朴子范融之等人投鼠忌器,顿时不敢再动。
  
      就算是陆龙亭也不敢乱动了,万一害死了人,他也交代不过去。秦弈一家子亦然,都是投鼠忌器。
  
      秦弈的法宝都不敢动,有人质就是这么麻烦。
  
      所以他试图砸的是塑像,这才是根本,当召唤的基础消失才有得谈,和这些巫师战斗并没有意义。
  
      巫师笑道:“其实我们的仪式,并没有多么严格。你们看……”
  
      他取出一片缺了一角的血玉。
  
      秦弈心中一动。
  
      血玉飘向祭台上,四周似有血色光芒亮起,将血玉悬浮于顶,有血液通过血玉往返流转,似有生灵。
  
      这血玉明明缺了一角,竟似不受影响?
  
      那他得到的那小块碎片,能发挥什么用途?
  
      巫师也在道:“可惜我们的圣玉缺失了一小部分,影响了一项功能……但那功能不太要紧,主体功能还在。”
  
      秦弈道:“你活人不够,靠这个有什么用?”
  
      “秦弈,你很强,出乎我们意料的强,思维也清晰,直指本质,给我们带来不小的烦恼……我知道你还有底牌未出,其实若是你独自来此,我们说不定都无计可施,可你受了一帮子拖油瓶的连累,无法发挥。”
  
      太朴子等人面红耳赤。
  
      秦弈摇头道:“他们可不弱,只是受人质所限。我也懒得和你争集体力量的价值,你挑拨我们,此刻也没什么用,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我们的仪式,不同顺序得到的结果不同。”巫师慢慢道:“如果先设血祭,再放圣玉,此即按部就班,情况完全由我们控制。如果先放圣玉,则是先行引导凶魂之意现世,再行杀伐血祭使得凶魂稳定,那时候死人就不是我们所控的了……”
  
      秦弈心中微跳:“那是如何?”
  
      “穷奇之魂会从此时最弱者开始杀起,杀足十二个人为止,继而杀意由圣玉镇住收敛,凶魂沉凝,完成召唤之仪。”
  
      众人骇然色变。
  
      此时最弱者,指的不是修行,而是眼下尚存的实力。
  
      最弱的肯定是昏迷中没有抵抗之力的那些人,然后就是能动的人之中伤势未愈较为虚弱者,怎么也轮不到巫师们自己。
  
      “先前不这么用,也是担心说不定反噬了自己。”巫师笑道:“可见到你们之后,心中笃定,怎么死也轮不到我们。”
  
      随着话音,祭台四周风云大变。
  
      虚空之中凝出了无数张人脸,全是之前死亡的闲云听风等人的面容,继而扭曲、挣扎、咆哮,又慢慢聚成了一个人脸旋涡,在虚空之中搅成了一团。
  
      这是此番血祭第一阶段杀戮的意义。
  
      紧接着有狂暴的血气,从旋涡正中犹如实质地投射下来,照在血玉上,又通过血玉如心脏供给,血气分散四方,流入那个雕塑身上。
  
      这是第二阶段的仪式进行。
  
      雕塑慢慢的变成血肉模样,表面开始蠕动,而底座开始升高,似乎有脚站立。
  
      巫师哈哈大笑:“你刚才想先破坏雕塑,确实是看透本质,可惜你办不到……咦?”
  
      却见站立的底座下面,冒出了黑烟四散。
  
      数不尽的幽影席卷而出,尽在咫尺围着祭台的六个巫师猝不及防,统统被幽影扫中,喷血飞跌。
  
      幽影咆哮着卷入血色的旋涡,一阵电闪雷鸣之中,凝成了黑色与血色相间的恶魔之形。
  
      头上长角,腹部裂为巨口,开口一笑便是雷震之声。
  
      与刚才偷袭的怪物一模一样的造型,血幽之界的位界特性自然凝成的魔物,受穷奇凶魂的影响,开始启灵成型!
  
      “吼!”
  
      魔物伸手一拍,距离最近的一个巫师被拍成了肉沫。死亡的巫师血肉汇聚到了祭台上方,在“子时”的位置点亮了血光。
  
      第一个祭品,变成了巫师自己。
  
      其余巫师们骇然四散,为首的巫师声音都在颤抖:“这……这……”
  
      秦弈一阵无语。
  
      早猜测他们没弄清几万年来的变化,之前的怪物已经不在他们预计中了,结果到了祭礼之时还自以为没问题,出状况了吧……
  
      现在的状况很麻烦,不是幸灾乐祸的时候,因为这种怪物是位界之子,实力碾压所有人,连他秦弈都无法撼动,你幸灾乐祸巫师死亡,下一刻就会轮到自己。
  
      “吼!”魔物仰天咆哮,漫天血雨喷洒而落,洒在高台,无声消融。一个巫师手上被血雨溅到一滴,忽然从手掌到手臂开始消失蔓延,仿佛被融进了此方天地里。
  
      巫师咬牙斩掉了整个手臂,所有人眼睁睁看着这截手臂融入地面,呆若木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