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心中空洞以何填

时间:2019-09-04 13:55:29

  借着这个机会,李青莲却将那两尊道外之**给了香珠,毕竟同出一源,香珠或许能借此机会再进一步也说不定。
  毕竟作为道外之兽,虽身于道内,可天命之力对她的束缚却没有同寻常证道一般严重。
  如果她想,随时可以挣脱天命的束缚,只不过前路渺茫罢了。
  香珠自然是笑着收下,将李青莲亲自送离了沧海。
  望着李青莲离去的背影,却是让香珠想起万古之前李青莲过去身离开沧海的一幕,两道背影逐渐重合,甚至让香珠有种重回往昔之感。
  她就这么望着,直到李青莲的身影彻底消失在眼前,嘴角不禁勾起一抹浅笑道:“你还是那个你……”
  走着走着李青莲便来到了建木之下,笔直粗壮的树干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缝,似乎随时都会崩裂一般。
  不过好在如今已不用建木承载天穹之重,洪荒大势因李青莲的带动而前所未有的强大起来,足矣支撑起如今的天穹!
  李青莲站在树下,轻抚过苍劲的树干,无言……
  足足于这儿呆了三日之久,李青莲还是离开了,临走时大手一挥,造化生命,亿万里大地花开遍野。
  那是樱花,阵阵清风拂过,亿万里樱花海随风摇曳,宛若掀起了一层层的花浪,漫天樱花飞舞,煞是绚烂……
  这曾是琴歌最喜欢的花儿!
  ……
  他也去了斜月三星洞,与菩提相聚,两人谈起往昔,正因李青莲过去身的存在,才让菩提有了找寻希望的野心,也是李青莲转世为人的契机。
  身为道家,却是难得与李青莲喝上了酒,他借着酒劲儿还提到了自己近些年来收的爱徒,颇为顽劣。
  却是让其入世寻自己的机缘,或许会为大世带来些许的麻烦,让李青莲多加谅解。
  李青莲嘴角勾起一抹浅笑,他自然知道菩提口中的爱徒便是那五色灵石所化的灵猴。
  不曾言语,可却笑着点头,答应了下来。
  他也去了神阳之上,黑鸦伤的很重,几乎燃尽了一切,却是不知多少个年月才能恢复过来,期间月桂一直对其照顾的无微不至。
  李青莲嘴角勾起一抹会心的微笑,弄得黑鸦的老脸都有些挂不住,却是不曾打扰两人,离开了。
  临走时还念叨着:“日月相合,一阴一阳倒也是绝配!”
  他还去看望了自己的徒弟紫笙,这家伙如今却是自立门户,开设了道场,门徒无数,颇有祖师的风范。
  只不过没了紫鸢相伴,却显得孤寂了许多,紫笙本就生于战乱之中,一生征战,终达到他所能及的巅峰。
  然最终回首望去,身后已经是空无一人,就连一直伴其左右的紫鸢也陨落,魂归黄泉……
  见李青莲来,紫笙别提多热情了,带李青莲于自己的道场中溜达个没完,左看看右看看,就如同向长辈炫耀自己成果的孩子一般。
  虽然他如今已经混元证道,可对于李青莲的尊崇以及向往却不曾改变丝毫。
  而于李青莲眼中,他仍旧是当初那个倔强的小子,一切都不曾改变。
  李青莲于紫笙的道场呆了数日,便想离开了,临走时,紫笙眸中一紧,不禁双拳紧握,终还是开口道:“师尊……我……我还能再见到妹妹么?”
  李青莲步子一顿,不曾回头,沙哑道:“或许吧……”
  言罢,他便离开了,紫笙听闻却是一愣,再抬头时,李青莲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站在道台上良久,咀嚼着李青莲所说,最终勾起一抹微笑,喃喃道:“或许么?呵……师尊时候也喜欢给人留悬念了……”
  紫笙知道,按李青莲的性子,若没有希望,也绝不会给他留下希望,毕竟那样才是最残忍的。
  之所以用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便是因为即便是李青莲也没有绝对的把握,所以他不敢肯定。
  然即便是丁点的希望,对于紫笙来说也已经足够了,之前他有了可以期待下去的事情,活下去的意义所在!
  行于洪荒大地之上,李青莲的步子却是一顿,望着浩渺的大世,他的眼中泛起一抹迷茫。
  千泷皱眉道:“青莲……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
  紫薇的眸中却是跟着一暗……
  却见李青莲嘴角勾起一抹苦笑,沙哑道:“本还想去游荡一番,看望诸多老友,可……”
  千泷紧咬下唇,她知道李青莲已经没地方可去了,那曾于记忆中的老友,知己,志同道合的存在逝去不知几何。
  他们尽皆存在于李青莲的记忆中,不曾忘却丝毫,可如今想要再会之时,却已经没这个机会,早已天人两隔……
  每当想起这些,李青莲都会觉得自己的心中有了一个空洞,一个无论用什么都无法填满的巨大空洞,他的双拳不由得紧握。
  千泷和紫薇能清晰的感受到李青莲如今的心境,正因为能感受到,所以才知这种感觉是有多么痛苦。
  两人不禁抱住李青莲,想以自己的体温温暖李青莲那冰冷空洞的心。
  “走吧,我们回家……”
  桃宝拉着李青莲的袖袍,怯生生的道,李青莲嘴角勾起一抹柔和的微笑,轻轻摸了摸桃宝的头顶,一行人回到了遮天道盟……
  封天雄关已毁,处处都是残垣断壁,天机一族却并未因司空神机的逝去而毁灭,司空柳望,也就是当年那个小胖子,已经成长为足矣带领一族延续下去的领袖。
  昆仑山遮天殿,易仁以及萧如歌埋头于各种事物之中,寂静的大殿之中只有玉简划破虚空之声。
  可以说这里乃是如今整片洪荒大世的首脑,智囊……
  殿中,易仁于堆积如山的玉简之中埋头,却时不时望向萧如歌的方向,浑浊的双眼中带着一抹担忧。
  “丫头,去歇着吧,你已经不眠不休千年了,如今大世已趋于稳定,我这把老骨头还扛得住,别累坏了身子……”
  却见如今的萧如歌面色如纸一般苍白,一双紫眸中尽是血丝,便如没有感情的机器一般,沉寂于繁杂的道盟事物之中。
  “无碍,仁老不必担心,我还年轻着呢……”
  她笑着道,可那一抹笑容却是如此的牵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