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霸王的决定,攻大玄

时间:2019-09-04 13:55:38
莫天语有点懵。
  
  他看着出现在面前的陆番,又看了眼手中气息变得强大的三枚铜宝,一时间……竟然有些语塞。
  
  多久了?
  
  多久没有遇到让他大胆算卦的人了?
  
  夫子让他莫算卦,孔南飞也让他莫算卦……
  
  而如今,支持他继续算卦的,却是曾经将他当成一根葱一样种在了地里的少年。
  
  莫天语百感交集,嗫嚅了下嘴唇。
  
  “万般修行道,皆可话长生……”
  
  “你走你的道,别人说你又何妨?”
  
  陆番笑了笑。
  
  莫天语的卦道,的确很让陆番惊异,陆番也从莫天语身上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潜力。
  
  “不过,卦乃逆天行事,改变一些事情,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你可得记住了。”
  
  陆番继续道。
  
  他想要修行人的百家争鸣,莫天语走出的这卦道,倒也颇为让陆番惊喜。
  
  莫天语闻言,想起了自己流淌的鼻血,和脱落的发丝,眼眸一凝。
  
  原来,他的这些惨状,是因为之前算的一卦么?
  
  那一卦,他算孔南飞是大凶。
  
  难道……真的是大凶?
  
  “南飞……他怎么样了?”
  
  莫天语问道。
  
  陆番倚靠轮椅,折一片竹叶,听到莫天语的问题,笑了笑:“还没死。”
  
  莫天语闻言,吐出一口气。
  
  没死,那便是大吉,果然……他的卦,还是错了么?
  
  莫天语心绪复杂,他心中回想这些日子,他算过的卦,貌似没有一个挂是准的。
  
  算都算不准。
  
  还有什么资格继续算卦?
  
  陆番给他修复三枚铜宝又为何?
  
  “我的卦不准啊。”
  
  莫天语摇了摇头。
  
  有些心灰意冷。
  
  陆番却是笑了笑,捏着手中的一片紫竹叶,瞥了莫天语一眼。
  
  “你的卦准不准,心中没点数么?”
  
  不再言语,陆番转身,轮椅碾碎了满地的白雪,在岛上徐行着。
  
  莫天语望着陆番消失的背影,有些愕然,有些情绪复杂。
  
  陆番出现,便是为了告诉他,让他继续大胆的算卦么?
  
  ……
  
  西郡。
  
  凉州城。
  
  一间古老的府邸中。
  
  有窸窣声响,还有小孩的哭闹声。
  
  一会儿后,戴斗笠的身影从府邸中走出,丁九灯身上的衣衫染着血,整个人看上去却很平静,这种平静,让斗笠人颇为满意。
  
  从当铺小伙计,到拥有修为的修行人,竟然能波澜不惊,心性当真是强大。
  
  此人果然够稳。
  
  “既为修行人,那便做修行人该做的事,莫要仗着有修行人的修为便做一些伤天害理之事。”
  
  斗笠人看着丁九灯,道。
  
  “若我得知,定然杀你。”
  
  空气安静了几秒。
  
  丁九灯才是反应过来,面色淡然,点头:“好。”
  
  斗笠人徐徐摘下了斗笠。
  
  露出了一张颇有几分沧桑的面容,拉碴的胡子,使得这人更加的充满故事。
  
  “在下墨六七……”
  
  墨六七没有再继续隐匿自己的身份,看着丁九灯,道。
  
  此人的沉稳,虽然给他一种古怪的感觉,但是……值得他报出名字。
  
  丁九灯沉默半响,才是徐徐咀嚼着墨六七的名字。
  
  “贫僧,丁九灯。”
  
  双掌合十,微微躬身。
  
  “这些孩童就留于你好好照顾了……”
  
  墨六七重新戴上了斗笠,朝着丁九灯道。
  
  他摆了摆手,身躯便消失在了飘雪的夜色中。
  
  丁九灯伫立在破旧府邸之前,今夜所经历的事情,对他的心灵进行了洗礼。
  
  “此乃真侠客。”
  
  许久之后,墨六七消失后,丁九灯方是感慨。
  
  他拍了拍脑袋,脑海中的梵音和钟磬之声消失不见了。
  
  可是,他却发现自己的脑海中多出了许许多多的东西。
  
  重新回到府邸内。
  
  那些从牢笼中解救出来的孩童们,皆是伫立在雪地中,哆哆嗦嗦,看着丁九灯。
  
  他们的眼眸中带着孩童的天真,仿佛夜空中璀璨的星辰,纯洁,不染尘。
  
  丁九灯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光头。
  
  看着这些小孩童,他知道自己已经回不去了。
  
  掌柜的死了。
  
  而且,掌柜所做的龌龊事,很快也会被暴出。
  
  永成当铺已经容不下他丁九灯了。
  
  丁九灯双掌合十,想到了些什么,他招了招手,带着这些孩童消失在雪幕中。
  
  他回到了当铺,寻到了掌柜的藏钱的地方。
  
  他没有拿太多,只拿了一锭银子,这算是他做工这么多年被掌柜的克扣走的钱。
  
  拿着这钱,丁九灯带着数十位孩童离开了永成当铺。
  
  他按照脑海中的记忆,在凉州城中,寻得了一处便宜的住所,买了下来。
  
  也算是给这些孩童有个安置的地方。
  
  他按照记忆中的方式,镌刻了一块匾额。
  
  将匾额挂在了破旧住所的门前。
  
  匾额上镌刻着三个字,“永成寺”。
  
  永成当铺他回不去了,但是,永成当铺至少曾经给过他栖息之地,所以,他便以“永成”为寺名,算是怀缅他的曾经。
  
  诸多孩童睁大着眼望着他。
  
  丁九灯看着这些孩童,双掌合十。
  
  有几个孩童,也学着丁九灯,双掌合十。
  
  丁九灯一怔,尔后,不由笑了起来。
  
  一会儿之后……
  
  青丝落地,发落尘埃。
  
  永成寺内的大光头身后,又多出了几个小光头。
  
  ……
  
  帝京。
  
  紫金宫。
  
  霸王骑乘黑鬃马,一路从北洛城回到了紫金宫。
  
  许楚一身铠甲,在得知霸王归来后,早早的便伫立在了宫门之前。
  
  他的面色肃穆。
  
  霸王翻身下马,看了许楚一眼,“召集西凉所有武将于紫金宫……”
  
  许楚一怔,面色顿时一变,赶忙躬身:“喏。”
  
  尔后,许楚便大踏步离去。
  
  霸王去北洛城,这件事他知道,但是,北洛城中到底发生了些什么,许楚便不得而知了。
  
  从霸王一归来就召集武将的事情来看,北洛城中,定然发生了一些不简单的事情。
  
  霸王入了紫金宫,他取下了黑色铠甲,背负上了干戚。
  
  他招手,寻来了侍从。
  
  “茗桑这几日如何?”
  
  霸王情绪复杂道。
  
  侍从垂首躬身,“去了夫子书阁,这几日都待在书阁中……情绪很低落。”
  
  “王上,您不去看看吗?”
  
  这位侍从算是比较大胆了,敢在霸王面前这般说话,已经算是逾越了作为下人的权限。
  
  所以,他说完后,就低垂下了脑袋,不敢言语。
  
  “书阁么?”
  
  霸王伫立在紫金宫前,摇了摇头。
  
  他已经冷落了洛茗桑好几日,一直没有去寻她。
  
  他只是希望有些事情,茗桑能够主动说出来。
  
  紫金宫中。
  
  很快,隶属西凉的武将便纷纷于白雪中汇聚而来。
  
  他们入了紫金宫,皆是安静的伫立下方,这些武将的嗅觉颇为敏锐,似乎都闻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气息。
  
  武将们身披铠甲,铁血铮铮,每个人都精气神十足,犹如虎狼之师。
  
  霸王伫立在上方,扫视着群臣。
  
  目光中陡然迸出了璀璨的光华。
  
  “整军,攻伐原赤。”
  
  霸王道。
  
  话语铿锵,仿佛掷地有声。
  
  底下,诸多武将都惊呆了,他们有些懵,似乎不太理解,为何霸王一归来,就要整军攻打原赤城。
  
  这实在是有些快!
  
  许楚也有些发愣,之前霸王还没有任何攻打大玄国的意图,现在,怎么变出现了这样的心思?
  
  霸王倒也没有银芒。
  
  他背负着手,伫立在其上,将在北洛城中所立下的赌约,告知了西凉诸多武将。
  
  西凉武将骁勇善战,他们都是从兵营中培养出来的。
  
  自然信奉的是霸王的想法。
  
  哪怕是许楚也不由嗤笑:“打造学宫修行人?北玄王这想法……太天真了,没有经历血与战斗的洗礼,哪怕成为修行人又如何?依旧是弱者……”
  
  “唯有军队中培养出的铁血修行人,方是强大,我项家军中任何一位修行人,都能轻易碾压学宫派吧。”
  
  许楚笑了起来。
  
  大殿内的诸多武将也都是这般。
  
  他们不是自负,而是自信。
  
  霸王倒是没有过多言语什么。
  
  “北玄王要打造学宫派,那便打造……不过,前提是大玄国能够在我西凉的攻伐下活下来。”
  
  霸王道。
  
  话语落下,殿内的武将纷纷爆发出了吼声。
  
  “战!”
  
  尔后,霸王便下令,开始调兵遣将。
  
  一位位西凉武将动了起来,一支支精锐的军队开始行动,他们铁甲铿锵,仿佛要碾碎空中洒落的森森白雪。
  
  在帝京中的西凉大军动起来的瞬间。
  
  各方势力似乎都察觉到了什么,不少世家豪强,都开始纷纷一副观望的态度。
  
  ……
  
  原赤城。
  
  夜色朦胧下的原赤城城楼上。
  
  墨北客披着厚氅,伫立其上,当看到地平线尽头,飞驰归来的玄武卫和澹台玄的马车的时候,墨北客立刻下令开城门。
  
  澹台玄入了城,赶忙下了马车,大玄国的武将们纷纷汇聚而来,澹台玄则是立刻找到了墨北客,将在北洛城中与霸王立下的赌约说了出来。
  
  安静的听完澹台玄道出的事情,墨北客厚重的眼袋,不由抖了抖。
  
  “一年之约么?”
  
  “大玄学宫与西凉军队的比拼……”
  
  墨北客深吸了一口气。
  
  以墨北客的敏如嗅觉,明显感觉到这一赌约的不同寻常。
  
  “陆少主,这是看好王上的学宫啊……”
  
  墨北客道。
  
  “老臣想的到,霸王未必想不到,若是霸王也猜到陆少主看好的王上的学宫,那当如何?”
  
  “若是王上你与霸王换位,会如何做?”
  
  墨北客看向了澹台玄,问道。
  
  “本王定会很不甘,毕竟霸王孤傲一世……”
  
  澹台玄回答道。
  
  然而,墨北客却是摇了摇头。
  
  “霸王此人,没有那么简单,若是霸王,定然会整军,攻伐原赤城,趁机灭掉大玄主力,欲要让大玄灭国。”
  
  “霸王在陆少主身上吃过太多的亏了。”
  
  墨北客道。
  
  他对霸王的分析和研究很透彻,很清楚霸王到底会如何。
  
  澹台玄闻言,面色微变。
  
  由霸王率领的西凉大军,绝对不是如今的大玄国能够对付的了的。
  
  “那我等该如何?”
  
  澹台玄蹙眉。
  
  墨北客望向了原赤城外的纷飞白雪,深吸一口气。
  
  “放弃原赤,连夜撤军回北郡……”
  
  墨北客道。
  
  澹台玄的目光不由一缩,虽然心有不甘,可是……的确如墨北客所说,此时不撤,或许……就真走不了了。
  
  澹台玄没有犹豫不决,优柔寡断。
  
  他立刻下令,全军整备,连夜退出原赤城,回北郡!
  
  整个原赤城立刻动了起来。
  
  待在原赤城中的兵马,纷纷裹上了铠甲,在纷飞的大雪中,就着夜色,打开了原赤城门,化作一条长龙般的队伍,向北行军。
  
  动作很迅速,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大玄国的士卒们似乎都感受到了空气中弥漫开来的铁血味道。
  
  没有人掉链子。
  
  原赤城中的大军退走,百姓们则是纷纷点燃了烛火,看着空荡下来的原赤城,有些疑惑和不解。
  
  原本驻扎着大军的原赤城,一下子空了下来,仿佛化作了空城似的。
  
  马蹄声炸裂。
  
  帝京方向,有大军压着白雪,黑压压而来。
  
  西凉斥候冲入原赤城,在城中飞速的奔走,绕了一圈后,就回大军中。
  
  “报!”
  
  “原赤城中的大玄国大军,纷纷退走,未留一兵一卒!”
  
  斥候翻身下马,跪在雪地中,大声对霸王道。
  
  霸王拉扯着缰绳,目光一凝。
  
  他身后的武将们也是发出了嗡嗡之鸣。
  
  “感觉到了么?”
  
  霸王笑了起来,抬首,仿佛在眺望着更远方。
  
  “追!”
  
  霸王抬起手,一指,喝道。
  
  一声爆喝,宛若传遍了大军。
  
  斥候翻身上马,一马当先,奔走在最前端,速度越来越快。
  
  尔后,西凉铁骑踏着地面,使得地面都仿佛在震动似的,碾压过原赤城,往原赤城外追逐而去,顺着大玄国大军撤军留下的行军轨迹追逐。
  
  当黎明的光辉,撕碎了笼罩了一整晚的黑云。
  
  大地仿佛复苏过来似的,白雪在阳光下,似乎倒映着温暖的光。
  
  咚咚咚……
  
  白雪震动,树上的积雪都被震落。
  
  大玄国的大军,听闻到了远远传来的喊杀声。
  
  马车中。
  
  澹台玄面色一凝。
  
  他掀开了马车的帘布,伫立着,眺望着远方,却见……黑压压的大军,在黎明光辉照耀的地方,呼喊着出现,朝着大玄国大军追杀而来。
  
  “敌袭!”
  
  大玄国大军中,武将们纷纷爆吼。
  
  玄武卫涌动灵气,迸射而出。
  
  澹台玄伫立马车上,他换上了一身铠甲,目光中带着一抹疯狂。
  
  “还真让巨子给猜到了……”
  
  “霸王,果然有魄力!”
  
  澹台玄咬着牙,攥起了拳头,他望着那黑压压的西凉大军,西凉铁骑的血气铺面而来,宛若一头在草原上驰骋的雄狮。
  
  “战!”
  
  不过,他大玄国大军,却也不是面团捏的!
  
  既然退不了,那便战吧!
  
  大玄和西凉……终究有一战!
  
  战鼓声敲响。
  
  号角声轰鸣!
  
  大玄国大军各个眼眸中露出了悲愤之色,他们化悲愤为战意。
  
  从原赤城中被逼出,结果,西凉大军还不放过,选择追杀而来,既然如此,那便战!
  
  霸王策马,一身黑甲,望着气势突然凝聚的大玄国大军,也不由凝眸。
  
  大玄国的军队,的确是精锐。
  
  他凝眸,望向了大玄军方向。
  
  仿佛看到了伫立在车辇上,一身戎装的澹台玄。
  
  霸王嘴角上挑。
  
  他要杀你澹台玄,自然会堂堂正正的杀,破了大玄国大军,再杀你澹台玄!
  
  这才是他霸王的风格!
  
  抬起手。
  
  身后,大玄国的武将,以及项家军早已经摩拳擦掌。
  
  “杀!”
  
  霸王没有废话,也没有心慈手软,他抬起手遥指,身上黑甲在黎明光芒下熠熠生辉。
  
  一声令下。
  
  吼!
  
  许楚怒吼,拍马而出,两颗生刺打球挥动。
  
  项家军和西凉铁骑,纷纷冲出。
  
  雪原宛若地震。
  
  PS:第一更到,求月票,求推荐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