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梦蝶 17

时间:2019-09-04 13:55:52
    女主和男主他们几个在那个人变成实体之前,就被林思衣告知,所以这个时候正好一拥而上。
  
      虽然他们打的并不怎么痛,但是拳拳到肉啊,而林思衣被端木熙拉到了一边嘘寒问暖,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一瓶药,轻柔的抹到了林思衣的伤口处。
  
      女主和男主以及刘四公子,只得被强行喂了口狗粮,林思衣也只能是无奈的笑着。
  
      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刚刚的那个是煕?
  
      “安泊,你说我力量连一个后辈都打不过,我是怎么成为初代的啊……只是个名头?”
  
      安泊当然不会说,主人是因为你所处的时代……
  
      林思衣将自己的力量凝聚出许多的短刃,飘在空气里,在兔子他们退开的一刹那,刀刃被附上了曼珠沙华的样子。
  
      直接在空气中凝聚,使得渊愧根本进退不得,他现在可不是雾化的时候,这是真的会受伤的!
  
      随着林思衣的意识,那些曼珠沙华一支一支的不断追击着渊愧,甚至他刚刚躲过一支,另一支就会从他身体的周围补上缺口。
  
      所以现在他的身上没有一块没有伤口的,许多的小洞被前后贯穿,但是却没有任何的血液流淌出来。
  
      渊愧有些震惊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这是第二次,被一个被自己小看了的人反抗!
  
      第一次被反抗就是那个人在杀她新婚丈夫的时候,呵呵,说不喜欢对方,但是为了他意志差点将自己驱逐出去。
  
      第二次,是这个人,两个同为女人,两个皆是为了爱的人,呵爱的人!
  
      “因为人都喜欢自由,而不喜欢被人掌控,你触犯到了我们的底线。”
  
      渊愧震惊的看着林思衣,自己心里想的话,她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是初代!你不会不懂什么意思!”
  
      林思衣看了一眼身为地心之灵的刘四公子,他好像也明白了所以便上去一口将渊愧吞进了肚子里。
  
      林思衣挥了挥袖子送渊愧去轮回,又将刘四公子跟影魔分开,将影魔的身体送去轮回里找他自己的本体魂魄,而刘四公子便被送进了地心。
  
      而这件事情以林思衣再一次消除记忆而结束,她真的很羞愧,因为自己的实力不济,而且还故作高深,唔……真的好累啊!
  
      林思衣一瞬间瘫软回了画里,在画的最中心捏着一封信,而这封信跟普通的信件不太一样。
  
      散发着光芒而又充满了力量,上面的这封信,内容是重建星际至强应有的威严。
  
      信的来源不是轮回后的两位大人,而是一直都高高挂在星际的规则本身。
  
      规则和两位大人合起来才是真正的星际至高规则,就像是两位大人真正的身体沉睡于心计,而她们现在所塑造出来的人形是由力量凝聚而成。
  
      魂魄是她们,但是静静挂在星际的那规则却仅仅只是本体,却无灵魂,它所能做的便只能是按照,为大人之前定下的规矩行事。
  
      “安泊,你说规则的来信是为了什么,只是为了让自己找回应该拥有的东西?”
  
      安泊把下这个结论也无法去诉说这些事情,因为他也不知道。
  
      “但是对于轮回已经归来的人,完全可以,但是对于我来说,自保都成问题,再加上你后面世间恐怕会更难走吧!”
  
      安泊将以后所有的世界线全部都交给了林思衣,林思衣轻轻的哼了,感觉不出任何的情感。
  
      因为说不出是生气,还是不愿,还是漠视。
  
      “主人。”
  
      “安泊,看来最终的世界是由当初轮回后最强的我所在的,慢慢的经过轮回,我的力量被消磨了,就越来越往低的世界,寻求自保,但是消失的就是消失的,要想再拿回来,是要从头再练的!”
  
      林思衣慢慢地沉下心思,在这画卷的卷轴里继续修炼,就好像是屏蔽了周围的一切一样。
  
      端木熙他们的记忆里,只有林思依受伤的画面,所以便以为林思衣现在在恢复中,便也就没有打扰她。
  
      但是端木熙却抱着画卷丝毫不松手,三个人路经一个小小的饭馆,某只兔子已经饿了。
  
      而这家店是家黑店,旁边一个有些残破的小店,里面只有一对夫妇,但是这对夫妇却是一对武林高人。
  
      所以这家黑店才未曾敢对夫妇俩动手。
  
      端木熙三人本来想要去那家黑店吃饭打尖儿的,却不曾想,那对夫妇朝他们喊着
  
      “两位公子,小姐,那家呀,是个黑店,不知坑害了多少路人!”
  
      随即端木熙饶有趣味的看着这家黑店,这房屋顶上的确没什么怨气,也没什么什么黑色的雾气反而观这地底……
  
      三人自然不是普通人,所以便朝着这老夫人走过去,而那黑店里的小二再一次狠狠瞪了老夫人一眼,并且嘴里不断嘟囔着老太婆老太婆什么的。
  
      “哎哟三位呀,那家店不光是坑害人钱财,还谋害人命哦!不怪老身多嘴,只是老身跟老头子早在这里已经几十年了,性子也快消磨光了。
  
      但是愿听的就给他们讲一些不愿听的,那就怪不得老身了,老身自然救那些愿意听的,不救那些不愿意听的!”
  
      端木熙看着老夫人到像是善人,但是这手上沾染的血腥却已多时,应该是许久未曾沾染过了。
  
      “老夫人年轻,可是武林中人?”
  
      这老夫人仔细打量了三位一眼这模样和穿着应该是哪家出来的大家公子,但身边最少也要跟个书童丫鬟或家仆什么的。
  
      但这三位气质跟其他人不一样,跟平常人也不一样,看来不是什么普通人啊!
  
      “哈哈哈,我这老婆子,眼比不得当初了,竟一时也没有看出来三位不是普通人,只是三位可愿听老婆子我聊聊?”
  
      某只小兔子却特别喜欢这位婆婆的气息,虽然稍微有些血腥,但是并不重。
  
      “好啊好啊!我很喜欢婆婆呢!”
  
      “我也很喜欢你呀,这位小姐,闲三味愿听一下,那不妨就进屋去吧(==)!”
  
      端木熙三人便走进了这间屋子里,而这间屋子里的摆设很是简单,可以说除了一张床,一个桌子,几把椅子,一个衣橱,一个书架和一个书桌,在有几盆花也就差不多了,从过去应该就是这小店用来住宿的地方了吧。
  
      。